落秋文学 - 科幻小说 - 从殷商开始的千年世家在线阅读 - 第22章 势如破竹

第22章 势如破竹

        莱国到了生死关头,抽调大量精壮,甚至向淮夷和东夷求助,可是淮夷和东夷也是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莱国抽调这么多精壮男子守城,王成父却丝毫不害怕,齐国大军将莱阳城包围,然后将前来支援的莱国大军击败。很快莱阳城就变成了一座孤城。

        失去外援之后,莱阳城变得人心惶惶,并且莱阳城中粮食也已经不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大军出征,粮草就是从莱阳城征调,这次再征调青壮守城,粮食已经捉襟见肘了。在齐军围城两个月之后,莱国粮草耗尽,只能出城决战。

        莱国十余万大军列阵,此时莱国已经被逼入绝境,这些人几乎是将整个莱国的青壮抽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莱国人口不足百万,抽调这么多,就算是这场大战胜利了,来年估计也要陷入饥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将军,莱国十余万大军决死一战,正所谓困兽犹斗,我军不足十万,若与其战,定然伤亡惨重。莱与我齐国争斗两百余年,非一朝一夕可灭,现在又快到了冬季,到时候天气寒冷,攻城不便,将士们死伤不小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如先撤退回国,反正他们今年错过耕种,来年粮草不足,到时大军再来,定然能一战而灭!”旁边一名将军说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这个建议也是齐军之中另一個声音,大军出征已经有三四个月了,连番作战,虽然都获得胜利,但是将士们很多也感到疲惫,同时也心中担忧家中良田无人耕种。因此不少人都有这种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方案的可行性非常高,而且莱国缺粮,明年肯定饿殍遍地,到时候征讨,伤亡也很小,但是这只是理论上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莱国得到淮夷和东夷支持,再经过一年修养,练兵,到时候齐国再征伐莱国,死伤定然不小。而且齐国也并非是没有敌人,王成父直接就拒绝了这个建议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成父并没有责怪这名将军,他带兵多年,同样知晓士兵们的想法,若是不将他们说服,士卒生出怨怼之心,于战事不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军连战连捷,士气旺盛,军威大振,继续进攻莱国,就像是破竹子一般,起初竹子坚韧不易劈开,可等到劈开几节之后,下面的就会迎刃而解,再也不需要花费什么大的力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像现在这种情况,我军势如破竹,可若是中途放弃,来年竹子生长,到时候就需要重新开始,伤亡必然更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成父的说法得到了大部分将领的赞同,然后各路兵马列阵准备和莱国决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看,莱国军队虽众,但绝大多数都是青壮,疏于训练,如何能战?”王成父指着不远处的莱军大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那莱军之中,军备不齐,旌旗混乱,就连列阵也是歪歪扭扭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莱夷真是找死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将军何出此言啊?”周围的将领有些奇怪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且看,这莱夷让那些民壮挡在前面,将精锐放在后面护卫大纛。”王成父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纛重要,自然要用精锐守护啊?”众人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莱夷用的不是那些精壮,这种排兵布阵倒是没有问题,可莱夷大军中几乎都是青壮,只要我大军进攻,很快就被崩溃。到时候,莱夷精锐被这些溃兵冲击,如何能战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军只要驱赶莱夷民壮冲击军阵,便是莱夷有二十万大军,也不过是土鸡瓦犬耳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听后大为赞同,莱国大军就是一群乌合之众。

        齐军大军出动,旌旗漫卷,隆隆战鼓声响起,双方大军都开始集结,这个时候就看出来,齐国大军速度很快,而莱国大军就缓慢了很多,而且军阵散乱。

        齐国没有等莱国大军集结完毕,直接一举令旗,大军立刻发起攻击。到了这个时候,已经根本不需要什么计策了,直接强势碾压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排的大盾手和长戟手相互配合,直接向莱夷冲了上去,大盾破碎,长戟折断,双方厮杀惨烈,后排弓箭手直接抛射,大量没有盔甲的莱夷被射杀。

        齐国大军全军出击,刚开始莱夷青壮靠着血气之勇还能抵挡一二,可是很快便被绞杀。等到双方厮杀惨烈之后,一直在后面养精蓄锐的精锐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莱国大军本就不如齐军,现在一头撞在齐军精锐之上,顿时被杀的人仰马翻,死伤无数。齐军精锐就如同一柄锋利无匹的利剑,将莱国的防御一举击穿。

        莱国大军本就是一群只进行过简单训练的农夫,如何能承受如此惨烈的厮杀?看到自己的同伴被砍瓜切菜一般杀死,一个个浑身浴血,面目狰狞如同恶鬼的齐军冲上来,这些青壮终于承受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第一个人转身逃跑之后,立刻就引发了连锁反应,周围的莱国青壮哗啦啦的跟着逃跑。后面的士兵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见到己方士兵突然逃离,顿时以为己方败了,纷纷跟着逃窜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量逃兵出现,军阵混乱不堪,甚至就连那些没有跑的士兵也被裹挟。这个时候,恐慌已经蔓延开来,即便是不逃走,也会因为没有同袍护卫左右被齐国精锐轻易斩杀。

        溃兵疯狂逃命,甚至冲击己方军阵,军阵动摇,紧接着后面的齐国精锐一拥而上,直接将军阵击溃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这些溃兵就冲到莱国大纛附近,这些莱国精锐也被无数溃军裹挟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旦被溃兵裹挟,就如同一个人对抗洪水,如何还能抵挡?莱国的将领不断下达命令,可是大军溃败,根本无可阻挡,整个大军就如同是雪崩一般,快速崩塌。

        齐国大军甚至不用冲杀,只是驱赶着莱国溃兵,就将一个又一个莱国军阵冲垮。莱国大军死伤惨重,自相踩踏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数溃兵在冲击之下,莱国彻底崩溃,甚至就连那些淮国贵族也纷纷逃亡,整个局面再无法控制。

        伴随着中军大纛倒地,莱国大军也已经完全崩溃。投降者数以万计。战场之上到处都是投降的莱夷。

        齐国大军顺势攻下莱阳城,只有一些见势不妙跑的快的莱国贵族逃离,继续向东跑去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齐军攻莱,连战连胜,莱国屯兵莱阳,莱阳城坚池深,齐军围城三月,众将曰:莱军众多,困兽犹斗,恐难攻克,冬季将临,欲退。王成父曰:其伐莱,势如破竹也。众将遂从之,莱国大败。——《史记·齐世家·王成父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