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秋文学 - 科幻小说 - 从殷商开始的千年世家在线阅读 - 第7章 淮水之战

第7章 淮水之战

        淮水之畔,数万大军云集于此。

        诸侯联军在修整了一天后,开始准备渡河。这一次诸侯联军对于渡河早有准备,工匠提前制作了三十条船只和上百个木筏。更有熟悉水性的士卒带领渡河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渡河作战更是分成了几个批次,并且分别从三处河湾处渡河。子珏手中只有一千五百人,这些人只能守住一个渡口,齐军三路进发。就算是子珏拼命拦下两处渡口,只要有一处渡口成功渡河,他就只能撤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齐国联军第一次就出动了五千人分成三队,从三個渡口渡河。一时间淮河之上人声鼎沸,子珏带领士卒试探性的进攻了一番,趁着其中一队人马刚刚渡河,还没站稳脚跟,趁机进攻。

        半渡而击,即便是对方有了防备,但是依旧被淮国杀得阵脚大乱,死伤无数,若不是其他两队已经完成渡河,子珏担心被包围,这队渡河的联军恐怕是要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淮国军队撤退,队形井然有序,丘穆并没有让军队追击,而是指挥大军渡河。两万多人马渡河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,等到所有人渡河完毕,天色已经暗淡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即监国丘穆就命令大军安营扎寨,而且为了防备淮水突发洪水,营寨还是立在高处,与此同时,还派出了一队人马沿河上游五十里,防备淮国筑坝拦水,并且每隔五里建立了简易烽火台。可以说将各种能想到的方式全都堵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齐国联军居然如此警惕,子珏也有些惊讶。只是这丘穆这番做派,终究还是无用。

        金乌西垂,玉兔东升。夜色渐深,淮河南岸淮军大营中,子珏将贵族、甲兵召集起来,然后登上早就准备好的高台准备祭天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对于君上这种在夜晚祭天的行为很是迷惑,可是却也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子珏登台祭天:

        “天生玄鸟,降而生商,周人卑鄙,偷袭与我,殷商天崩。今我等南迁,安居于此,齐师来伐,妄图灭绝我等,孤承袭天命,齐师虽人多势众,但我等有上天相助,我们如果不尽心竭力,天命就会弃我等而去,到时淮国不存,国人沦为周人奴隶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想没有任何人愿意去当周人的猪狗奴隶!孤已经得到上天神谕,今夜将有天火坠营,为我军助阵,此战必胜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听到子珏说有天火坠营,一个个都是惊疑不定。也就在这个时候,子珏打开系统,然后选择使用天火卡,设定时间和地点之后,开始静静等待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很快一刻钟之后,天际突然有一点亮光闪过,下一秒就看到一道流星划过夜空。而令人惊讶的是,这流星居然没有一闪而逝,反而向他们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在众人的惊愕万分的目光中,天空中那流星从东方而来,火光将整个夜空照亮,天地间顿时亮如白昼。这种奇特的景象让所有人都呆滞起来,更让人惊讶的是,这颗流星就如同长了眼睛一般,对着淮水南岸的齐国联军大营坠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淮国大军所有人都惊呆了,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上天竟然真的降下天火助阵。整个淮军大营士气在这一刻提升到了极致,就算是前方是十万大军,这些甲士也敢义无反顾的冲上去死战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的大臣们也都被这陨石惊呆了,这天火降下,让他们顿时就相信君上子珏乃是得到上天眷顾之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流星转眼之间划过天际,火焰升腾,无数天火从天而降落入齐军大营之中。正在休息的大营顿时燃起熊熊大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对以齐国诸侯联军可以说是灭顶之灾,这个时代本就迷信,天火坠营,直接就让人以为他们是触怒上天,遭到惩罚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大营化作一片火海,很多人来不及跑出营帐,直接就被大火烧死。更让人惊恐的是,炸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就已经混乱无比的营寨,又遭遇炸营,可谓是雪上加霜。而监国丘穆和鲁国公子伯禽等其他贵族见到天火坠营,脸色大变,几人顿时面如土色。其中一人更忍不住说道:“天火坠营,难道那群殷商遗民真获得了天命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伯禽大怒道:“休得胡言乱语!殷商已失去天命,武王伐纣,凤鸣岐山,我邦周已得天命,此乃天灾,非是天命也!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还未落,就听到大营外就响起一阵杀喊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周人受到上天惩罚,天火降世,杀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火降世,我等有上天庇护,此战必胜!冲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黑夜之中,火光闪烁,火光照射,到处都是影影绰绰的人影,杀喊声从四面八方传来,黑夜中似乎有无数人围攻而来。齐国诸侯联军已然大乱,无数人混乱中厮杀。

        监国丘穆、鲁国公子伯禽大喊着想要稳住士兵,重新结阵防御,可是除了身边寥寥几个护卫外,所有人都乱成一团,根本无法控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君上,大势已去,不可再结阵防御,军心已乱,我等不能久留,快撤吧!”看到营中一片混乱,周围的护卫连忙劝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国中还有子民,君上不可失陷于此,还请君上以国为重,快快撤离!”这些护卫拉着监国丘穆、公子伯禽向淮河岸边跑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齐国大营一片混乱,淮国这边却是人声鼎沸,周围的大臣们一个个兴奋的无以复加:“上天赐予天命,降下天火惩罚周人,此时正是我等大胜之机,君上还请快快下令,破此齐军!”

        子珏当即喊道:“所有人百人为一队,结阵冲击周军营帐,弓箭手火箭准备抛射!所有人大喊,天火降世,获罪于天!”

        四百名弓箭手分成两队,纷纷开始向齐国营地抛射,火箭坠落,大营越发混乱。与此同时,子珏让自己身边那些武力90以上的护卫当做箭头冲入齐军大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武力值高达九十的勇士,一个个都是万夫莫敌的猛人,手中青铜戈横扫,直接就能将一名齐国甲士连人带甲打飞出去,人还没有落地,口中鲜血还有碎裂的内脏就狂喷而出,青铜戈左劈右砍,所过之处,根本没有一合之敌。

        齐军本就乱作一团,淮军在这些勇士带领下,趁乱冲击,可谓是所向披靡。这大军本就是诸侯联军,并非一体,经过天火袭击,直接炸营,已经乱作一团,没有任何纪律可言。

        自相残杀,踩踏而死者无数,黑夜之中的淮军就如同地狱的使者一般,所过之处,横尸遍地。淮国大军高喊着口号,可谓是所向披靡,箭雨落下,无数人死亡。整个战场完全变成了单方面的屠杀。

        易带领着一支百人队直冲大营中心的帅帐之处,所过之处没有一合之敌。齐军已经吓破了胆子,士气高涨的淮国甲士速度很快,十余队士兵就如同是十余把尖刀一般,将齐军大营这块肥肉分割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如同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般,齐国联军彻底崩溃,无数人丢掉武器逃走,夜色昏暗,许多人都向淮河跑去,可是除了少数一些人有船只外,更多的人直接落入水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弓箭手不断对着逃跑的乱军射箭,大军一路掩杀,从大营到淮水这短短的距离上,可谓是尸横遍野,鲜血将大地染红,血液渗透土壤,地面为止泥泞,时隔一年,淮水再次被染红。

        天色渐渐亮起,金乌东升,一夜厮杀,死者枕籍,淮河之上,浮尸遍野,河道为止淤塞,齐国联军彻底败亡。

        淮国大军斩杀无数,青铜戈折断,刀口崩裂,弓箭手双臂酸胀。但是所有人都是满脸兴奋。异场厮杀,淮军几乎没有伤亡,而齐国联军尸横遍野。

        阳光照射下来,到处都是齐国联军的尸体,除了这些之外,还有大量俘虏,甚至就连贵族也有不少。昨天晚上,除了见识不妙在护卫保护下逃脱的丘穆、伯禽外,其他的贵族不是被杀就是被抓,几乎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    齐国联军两万有余,其中自相残杀而死、被烧死者足有七八千人,被淮水淹死者足有五千,被杀者有五千,投降者有两千,只有不足千人得以逃命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些人也并不是全部逃到了淮河以北,黑夜中不辨方向,很多人都是逃向其他地方,这些人的命运估计也好不了多少,十有八九难以活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子珏并没有让大军越过淮河继续追击,虽然淮军士气高涨,但是厮杀一夜,还是很疲惫,北方诸国实力虽然损失惨重,但是也不是他手下这一千余人可以攻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即见好就收,然后指挥这些俘虏打扫战场,同时抢救辎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齐国联军死伤惨重,上万尸体横尸荒野,若是不尽快处理,很容易就引发瘟疫。依靠这个时代的医术,一旦发生瘟疫几乎就是十死无生。

        淮河周围被挖出几个千人坑,很快就被尸体填满,然后将其掩埋,甚至尸体太多,被子珏下令直接放火焚烧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场大战落下帷幕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王四年,齐国会盟,伐淮。是夜,有流星坠入营中,天火降世,亮如白昼,齐营火焚,吏士惊恐,曰:获罪于天,大崩。珏王发兵,大胜,齐师死者枕籍。《竹书纪年·殷纪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