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秋文学 - 历史军事 - 说好的文弱谋士,你一人战三英?在线阅读 - 第五百四十一章:有人夜闯行宫

第五百四十一章:有人夜闯行宫

        司马师和司马昭兄弟最终被带到了一条宽阔而湍急的河流边上。河水奔腾不息,气势磅礴,如同一头凶猛的巨兽,咆哮着向远方奔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昭望着汹涌的河水,脸色苍白,声音颤抖地说:“兄长,这难道就是我们的命运终结之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师的眼神坚定而冷静,他紧握住司马昭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河水翻滚着,溅起的水花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晶莹的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师特意向士兵们请求,他们要向他们的父亲司马懿告别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把目光望向他们父亲墓地的方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点当然没有什么问题,士兵也答应了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兄弟两个就朝着司马懿墓地的方向进行叩拜,随后,司马懿大声喊道:“父亲,我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纵身一跃,就跳到了河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昭也紧随其后,现场却是一片悲壮的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几个士兵却没有着急离去,他们必须确认两个人彻底的死亡了为止,因此要在这里守着,万一他们走了以后再有人把他们给救上来呢,所以一定的时辰过了以后,就表示人死透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这才回去,赶紧把这个消息报告给戏煜。

        戏煜听到了这个消息以后,心情十分的复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你们辛苦了,都休息一下吧,明天咱们就要打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戏煜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主帅,自然谁也没有资格去质问他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的是,戏煜竟然来到了那片河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似乎在祭拜司马兄弟,虽然他对司马兄弟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因为前世的原故,所以他对着兄弟两个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司马昭说的也没有错,毕竟是各为其主,可能他就是看不惯,而现在他们两个死了,自己倒是有点可怜他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他知道自己也不能心太软,他们的确是该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们临死之前的大义凌然,让自己感到欣慰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了,杀了他们是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这司马昭,留着就是一个祸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就像一个炸弹一样,谁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?

        戏煜站在那片河流面前,心情澎湃,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曹操的诗歌《观沧海》,并且默默地背诵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东临碣石,以观沧海。

        水何澹澹,山岛竦峙。

        树木丛生,百草丰茂。

        秋风萧瑟,洪波涌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日月之行,若出其中;

        星汉灿烂,若出其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幸甚至哉,歌以咏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声音在空旷的河边回荡,仿佛与那汹涌的河水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    戏煜的目光凝视着远方,仿佛能够穿越时空,看到曹操当年站在碣石山上俯瞰大海的豪情壮志。

        记得前世在上中学的时候,这首诗歌是必须要背过的,所以戏煜也算是学的比较扎实。

        戏煜感受着河水的力量和流动,仿佛自己也成为了这片壮阔景象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    戏煜不禁感叹人生的短暂和无常,与这浩瀚的自然相比,自己是如此的渺小。

        到现在而言,戏煜还感觉到穿越就像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,他真的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穿越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刚才背的这句诗句,他居然和曹操有了亲密接触,到现在想来是多么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无论如何,他攻打曹丕的计划是绝对不会改变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心中默默的对曹操说道:“对不起了,我必须要改变这一切,因为我要建立一个更好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就这样倒背着双手,看着这个河流,流水不断地流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下面放着的是司马师兄弟两个的尸体。

        渐渐的,夜幕深沉,戏煜才缓缓离开河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脸色异常沉重,仿佛背负着千斤重担,让人难以琢磨他内心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在长安的某个僻静角落,一场秘密的阴谋正在酝酿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神秘的男子,白面有须,正悄悄地集结着一支军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面庞白皙,胡须修剪得整齐精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种坚定和果断,仿佛他早已对自己的计划胸有成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身材高大而健壮,穿着一身黑色的战袍,更增添了几分威严和神秘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面有须的男子站在暗处,手中紧握着一把锋利的长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声音低沉而有力,对着身边的亲信说道:“时机已经成熟,我们必须行动起来。长安城将在我们的掌控之下!大家有信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个人就赶紧说:“我们有信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微弱的月光洒在他们身上,照亮了他们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咱们就出发吧,因为咱们建功立业的时候就到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之后,这个白面有须的男子就带着大家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协在行宫里卧榻而眠,沉浸在一个混沌的梦境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一阵喧闹的呼喊声划破了宁静,将他从睡梦中惊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失火了!失火了!”外面的宦官惊叫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协惊愕地坐起身来,目光惊恐地望向窗外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行宫的一角冒出滚滚浓烟,火光冲天。紧接着,一阵混乱的喧嚣声传来,有一支部队趁火打劫,迅速闯入了行宫。

        行宫内顿时陷入了一片混乱,两方军队展开了激烈的厮杀。刀剑相击的声响和士兵们的喊叫声交织在一起,形成了一曲惊心动魄的战斗交响曲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协的心中充满了恐惧和困惑。他瞪大眼睛,嘴唇颤抖着,心中暗想:“这是怎么回事?为何会有人闯进行宫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思维如同乱麻一般,无法理清眼前的局势。

        两方军队激烈厮杀,刘协的心跳急剧加速,仿佛要跳出嗓子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感到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,不禁想:“我该如何才能逃脱这场危机?谁能保护我?”恐惧笼罩着他,让他几乎无法思考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小宦官的出现给他带来了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协吓得不知所措,身体颤抖着。身旁的小宦官见状,急忙拉起他的手,说道:“陛下,快走!我们必须尽快逃离这里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匆忙地穿过行宫的走廊,脚步声在石板上急促地回响。刘协的心跳如鼓,目光四处张望,充满了恐惧和迷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不要害怕,奴才会保护您的安全。”小宦官安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协紧紧地跟随着小宦官,他们在混乱中寻找着逃生的路线。烟雾弥漫,视线模糊,但他们不敢停歇,拼命地向前奔跑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逃亡的过程中,刘协的内心充满了无助和迷茫。他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将会如何,不知道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会给自己和汉室带来怎样的影响。他的心中充满了对未来的担忧和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刘协和小宦官拼命逃亡的关键时刻,前方忽然出现一群敌军,挡住了他们的去路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协的心跳瞬间加速,他颤抖着声音问道: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为什么要来到这里闹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中一名士兵上前一步,高声回答道:“狗皇帝,我们乃是刘松的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协的眉头皱起,他对刘松这个名字感到陌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宦官在他耳边低声说道:“陛下,这刘松的祖上曾经犯了罪,被流放到了外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协的心中涌起一丝疑惑,他追问:“刘松为何要这般作乱?”

        士兵的目光闪过一丝怨恨,说道:“我们一族被流放多年,受尽苦难。如今,我们要夺回属于我们的一切!再说了,你这个昏庸的帝王,根本不配在这个位置上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个士兵就说刘协是多么的无能,而且现在戏煜士气越来越旺盛,这一切都是刘协纵容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周围的环境变得紧张而压抑。火光映照下,刘协能清晰地看到士兵们手中的兵器闪烁着寒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的眼神充满了决绝和敌意,似乎决心不达目的誓不罢休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协感到一阵寒意袭来,他明白自己陷入了极度危险的境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,说道:“刘松这般行事,必会引得天下大乱,百姓受苦。他可曾想过这些?”

        士兵们相互对视一眼,似乎对刘协的话有所触动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他们的决心并未动摇,其中一名领头的士兵说道:“你少在这里危言耸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候,有一只汉军冲了过来,有人喊道:“保护陛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人立刻开始射箭,射向了敌军。

        总算让刘协得到了瞬间的喘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士兵和宦官的护卫下,刘协脚步匆匆,竭尽全力地冲出了皇宫。小宦官拉着他的手,一路狂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的呼吸急促,汗水湿透了衣衫,直到来到一个偏僻的村子里,才停下脚步,大口喘气,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逃亡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协倚靠在一棵树上,脸色苍白,愤怒地骂道:“造反的刘松,竟敢打着正确的旗号胡作非为,简直是岂有此理!”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愤怒和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宦官在一旁附和道:“陛下息怒,保重龙体要紧。那刘松暴虐无道,必遭天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村子里一片宁静,只有微风轻轻拂过,吹动着树叶沙沙作响。刘协环顾四周,看着这个宁静的村庄,心中涌起一股感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叹了口气,说道:“天下苍生,何辜遭受此劫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宦官喘息稍定,忧心忡忡地说道:“陛下,敌军此番穷凶极恶,想必已是鱼死网破之境。他们或许会派人追击,此地亦非久留之所。待休息片刻后,陛下还是尽快启程离去为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协眉头紧锁,心中思量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忽地,他眼中闪过一丝决然,说道:“朕欲投靠戏煜。此时此刻,唯有他处最为安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宦官闻言,面露难色,提出反对意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敌军此番作乱,难成大器。明日回宫,方为上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协却心意已决,坚定地说道:“不可,宫中如今局势不明,危险重重。唯有前往幽州,方可保朕平安。快快为朕准备两匹快马,朕要即刻动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宦官见刘协执意如此,无奈之下只好答应:“谨遵陛下旨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宦官领命后,担忧地看着刘协,说道:“陛下,暂且在此地稍作歇息,奴才这就想办法去弄两匹马。”刘协嘱咐道:“切记,一定要想办法买来,切不可巧取豪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深夜,月色如银,洒在小宦官疲惫的身躯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费尽周折,终于在一个村子里找到了两匹马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,一户人家生活极为贫困,正面临着经济困境,急于将马匹出售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宦官的出现,如同一缕曙光照亮了他们的生活,带来了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户主感激地对小宦官说:“多谢贵人相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宦官将身上所剩无几的盘缠递给了户主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宦官满心焦急地牵着两匹马,匆忙赶回与刘协约定的地点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当他到达时,却惊见刘协不见了踪影,心中顿时惊慌失措,魂魄仿佛都离他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吓得脸色煞白,浑身颤抖,立刻四处寻找刘协的踪迹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,在一个僻静的角落里,他发现了刘协。原来,刘协因身体不适,拉肚子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宦官见状,急忙跪了下来,泪水不断地流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奴才找不到你,吓坏了,终于找到你了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协见状,心中一软,连忙扶起小宦官,安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必哭泣,朕这不是安好无恙吗?真是有些肚子不舒服而已,不过现在已经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宦官的抽泣声在这静谧的氛围中显得格外凄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不要再哭泣了,咱们现在赶紧赶路吧,不过接下来你要跟着你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但小宦官表示,为陛下受苦是应该的,他感到很荣幸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,他们就一人一匹马,快速的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行宫中,刀光剑影交错,喊杀声此起彼伏。刘松的叛军与汉军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战斗,双方都付出了不小的伤亡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松看着战场上的惨状,心中涌起一股挫败感。他意识到无法取得胜利,于是果断带领残部匆忙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们,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,咱们赶紧走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来到了山洞,这里是他们的大本营。刘松面色阴沉,坐在一块石头上,眼神中透露出无比的沮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多兄弟都死了,我们竟然还是没能杀掉刘协。”刘松喃喃自语道,声音中充满了懊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手下们默默地围坐在一旁,气氛沉闷而压抑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山洞中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氛围,仿佛连空气都凝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他终于有一个人说道:“老大,就是你说的留的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咱们一定会取得胜利的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松也知道,在这种情况下自己不应该太消极,否则的话就会更加让兄弟们消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对,咱们绝对不能就这么消沉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晚上对于他们而言,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对于行宫而言,也受到了很大的创伤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多人发现刘协居然已经不在了,有人就害怕了起来,是不是陛下被杀死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后来有人就证实,是跟着一个小宦官离开了,也就是说陛下的生命安全得到了保证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也有人在想,陛下应该和别人说一声啊,怎么就可以悄悄的离去呢?

        但有人就认为在那种危机情况下,又如何能够告诉别人呢?

        时间已经折腾到了后半夜,流血和小宦官在赶路的过程当中已经困得不行了,尤其是刘协,几时受过这种苦呢?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决定还是找一家客栈,但刘协告诉小宦官一定要保密,千万不要泄露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就算是你不这么丰富,奴才也会这么做的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,他们终于在一个荒郊野外找到了一家小的客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你好好休息,今天有奴才守护着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意思是今天晚上不睡觉了,就守护着刘协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协说道:“这万万不可以。你如果不好好休息,那么明天白天又如何上路了,岂不是还要让朕保护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小宦官想了想,也的确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这才决定可以好好睡一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说了,咱们也用不着这么担心,其实哪里会有这么多的灾难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而刘协的心里想哭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小宦官还守护着自己和自己不离不弃,这是多么的忠心耿耿呀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的是对应了那句话,日久见人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后自己必须厚待这个小宦官才可以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宦官看到刘协发呆,于是便问道:“陛下就不要再为这些琐事而伤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朕并不是为那些事情而担忧,朕是想到了你的忠心耿耿,朕一定要善待你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宦官听到这话以后,立刻就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千万不要这样说,奴才能够保护陛下,追随陛下,在奴才看来,是十分荣幸的事情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你不要动不动的下跪,记住在外面要称呼朕为少爷或者是公子,千万不要说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小宦官立刻就起来了,过了几秒钟以后,外面有声音响了起来,是店小二来给他们送茶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却把主仆二人给吓了一跳,生怕是有什么坏人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得知是来送茶水的,他们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店小二看到他们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,顿时感觉到十分的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想这两个人肯定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乡巴佬,可是看着模样又不像。(本章完)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