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秋文学 - 科幻小说 - 东宫媚在线阅读 - 第885章 玉馔宴

第885章 玉馔宴

        赵昔微最后望了一眼殿中,长身玉立,如松如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人,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留给别的女人,更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轻轻一礼,转身,退下,踏出殿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玄夜站在殿内,望着她一步步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袁策守在门外,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,生怕自家主子发作,殃及池鱼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李玄夜既没有生气,也没有伤心,只这么站了一会儿,便转身在御案后落座了,铺开宣纸,提笔、蘸墨,从容书写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见一丝情绪波澜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日渐西移,送膳的宫人来到了门口,不敢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满殿寂静,只有纸张翻动,轻轻沙响。

        负责整理公文的侍臣,皆跪坐御案之下,虽然一心想着下值,但谁也不敢先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袁策硬着头皮悄声上前:「陛下,该用膳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啪嗒」御笔搁案,吓得侍臣身子一僵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玄夜从御案上抬起头,目光一怔:「这是?」

        宫人一字儿排开,每人皆手捧黑漆描金的托盘。

        为首的女官垂首回答:「回陛下,此为玉馔宴,乃御膳房特意进献,取时令花果、水陆八珍为食材,寓意天时地利、四海太平。陛下初登大宝,当有此宴贺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语罢,宫人如流水,依次呈上菜肴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官一面布席,一面介绍菜名,到最后捧了一只碧玉小碗,碗中冰雪晶莹,凉气袅袅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官颔首道:「初夏炎热,特意制了消暑的清风饭。」见天子不语,便小心询问,「陛下若不喜,便换成八宝饭罢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李玄夜自小养在宫中,对御膳自然了如指掌。他不想听女官再问,便用手指一叩御案,「就这样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是。」女官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开了席,便有内侍上前,执银筷一一试过,才躬身一礼:「陛下请用膳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李玄夜毫无胃口。

        略扫得座下一眼,见侍臣抱着厚厚的文书,正要退下,便吩咐道:「卿等留下用膳罢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四名侍臣躬身而礼,犹豫道:「回禀陛下,臣等不过五品,与陛下共餐,是为大不敬,臣等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李玄夜不想听他们啰嗦,一摆手,道:「退下吧!」

        侍臣如临大赦,抱着文书就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玄夜望着这满桌的山珍海味,突然觉得少了点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伺候用膳的宫人们垂首静立,无人敢看他一眼,更无人敢发出半个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袁策琢磨良久,也不知陛下到底在想什么,正要开口问时——

        「袁策。」

        上头忽然唤了一声,「传何良娣来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袁策一个哆嗦,惊得抬头:「陛下?」

        他听错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传何良娣?

        那何良娣自打被选中,就被晾在后院,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,居然要传她来一起用膳??

        「嗯?」天子冷冷一睨,吓得袁策后背一凉,忙丢下一句「遵命」,就嗖地一下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袁策奉命而至时,何满枝正临窗做针线活儿。

        新皇尚未行大典,便也还未册封后宫,反正有名分的女人,也就只有她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倒也认下命了,整日无事且清闲,不得宠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奶娘和丫鬟一左一右,一边替她捋着丝线,一边将打听到的事务讲给她知晓。其中最要紧的便是赵昔微:「……说是陛下赦免了她,已经出宫去了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何满枝一愣,飞针的动作一顿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玄夜赦免了赵昔微?

        她才劝了父亲暗中助力,为的是怕顾雍一家独大,顾玉辞以后死死压在自己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,她也知道,陛下的心思不在自个儿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并无什么出挑的才华亦或者是美貌,而天家本就薄情,这火中取栗的感情,她此生是不可能得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如此,为何不顺水推舟、做个人情?

        以她父亲的分量,只要递上一封书陈,略劝得几句,虽不说十拿九稳,可六七分的把握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没想到,赵昔微竟然出宫去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到底是陛下斩断了情丝,还是她不肯回头?

        何满枝想着,不由得叹了口气:「从琴瑟和鸣走到分道扬镳,想来也是情深不寿啊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奶娘捋线的动作一停:「我说小姐啊,你有空琢磨着别人情不情的,还不如去外头多走动走动,什么御花园啊、御膳房啊、荷花池啊的,都去露露脸,万一碰到陛下了,好让他瞧上一瞧,我们何家的小姐,也是如花似玉的美人儿一个呢!」

        何夫人性情鲁莽,这些下人跟在身边,说话也是直抒胸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就是!」那丫鬟也怂恿她,「现在陛下后宫就你一个,正是得脸的好时机!等以后采选新人,莺莺燕燕的一大堆,那时再想出头就难了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罢了。」何满枝摇摇头,继续手中的针线,「我自个儿什么样,我心里有数的,不想这些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她手里绣的是鸳鸯并蒂莲的花样儿,接天莲叶粉绿相间,一双鸳鸯栩栩如生,奶娘看了连连赞叹:「瞧瞧,多好的手艺,要是陛下知道了,肯定会喜欢的!」

        何满枝微微一笑,心头苦涩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玄夜那是何等的人物?何等的天子骄子?怎么会看得上一个只会绣花的她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起他,瞬间柔肠百结,有无尽的愁绪袭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花样也绣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鸳鸯并蒂莲,这样的图案,她是一辈子也用不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暗自遗憾时,忽然通传:「陛下口谕!宣何良娣觐见——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什么?」

        屋内三人大惊,奶娘喜上眉梢,一把将她手里的绣花夺下,「快快快,梳妆!」又吩咐丫鬟,「还愣着做什么,快去准备服饰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不用了!」廊下传来声音,「良娣快些,陛下还等着您一起用膳呢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等着用膳?」奶娘双眼放光,忙捡了发钗耳饰一股脑儿地替何满枝戴上,又给她换了一套嫩粉色的大袖衫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两下捯饬完毕,虽不算沉鱼落雁的大美人儿,倒也有几分小家碧玉的楚楚之态。

        奶娘围着她上下打量了一圈,不住地点头:「好好好,我们小姐真真儿的标致!」

        何满枝扯了扯袖子:「可是陛下是召我用膳,还是穿轻便些的好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哎哟!」奶娘眨眨眼,压低声音道:「我的傻小姐,你也不看看天色?都这个时候了,用完膳,能留下就留下!」

        何满枝脸一下子涨得通红:「奶妈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哎哟,别磨蹭了,饭菜凉了陛下要生气的!」奶娘将她一推,「快去吧!」

        免费阅读.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