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秋文学 - 都市小说 - 当总裁太快乐了在线阅读 - 第四十章:缘分妙不可言

第四十章:缘分妙不可言

        一张比课桌大不了多少的方桌支在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板凳就摞在墙角灶台边,章童雨搬来了三个小板凳,叶然顺手接过一个,也不跟章童雨客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两道素菜,一碗米饭,叶然主动把章童雨买来的熟食塑料袋解开,里面是半只麻辣鸭。

        塑料袋上还印着熟食店名字,叶然找话题道:“阿姨你不知道,我住这边时候,就经常吃他家熟食,没想到这么多年,他们家还在经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童雨的妈妈笑着说那你多吃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叶然是真饿了,早饭午饭都没吃。二十二岁又是身体发育的小尾巴时候,端起米饭就不见外地吃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丈母娘、啊不对,阿姨做饭就是香。

        章童雨性子害羞不爱说话,叶然又在吃的很香。

        章童雨的妈妈却不能让气氛冷落下来,她主动聊道:“叶然,刚才听邻居说你是在金陵东大上学,毕业后又是在吴州市工作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阿姨。”叶然几口把米饭咽下肚,囫囵道:“我在吴州的双科工业上班,自己还开了一家小公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童雨和她妈妈都没有听过双科工业,但门口那辆特别豪华特别气派的轿车,不妨碍她们得出叶然在那边事业很厉害的结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家童雨,今年也考在了吴州大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童雨的妈妈谈起女儿,脸上终于有一丝发自内心笑容,“阿姨这也算苦尽甘来,以后等童雨和你一样毕业工作,我也可以享享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吴州大学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然放下筷子,大包大揽道:“吴州大学好啊,他们理科专业排名非常高。阿姨我就在吴州市工作,以后童雨妹妹在吴州要遇到困难,直接找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童雨和她妈妈都有些愕然,只是随口拉了一句家常,怎么就变成有困难找叶然了?

        还童雨妹妹?

        章童雨下意识把小板凳往一旁挪了挪,离这个厚脸皮家伙远点儿。

        章童雨的妈妈连忙摆手说不用,“上个大学能遇到什么困难,等童雨毕业找工作时候,说不定才需要麻烦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毕业再麻烦我,那说不定黄花菜都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然一本正经解释道:“阿姨,现在大学就像一个小型社会。真要等出了大学再找工作,那就不是你挑工作,是工作挑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大型企业hr,在审核简历时,都非常看重一个学生在大学里的综合素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光读书是不行的,大学里几万名学生都在读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些学生在读书之余,还积极参与学生会和社团活动,有些学生更是在学生会里担任干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干部除了要负责学生会的运转,还要和社会上的企业公司打交道,从这些企业公司拉到赞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姨你觉得,两份求职简历放在那些大公司面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都是同样学校,同样专业,但其中一个学生大学四年一直在读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另一个学生从大一开始就参与学生会管理工作,并且在四年大学生涯里,积极与外面企业公司沟通,拉了不少赞助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大公司面试人员,会倾向于录取哪名学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算都录取了,那哪位学生又值得公司去花费精力培养成管理型人才?”

        章童雨的妈妈被叶然一番例子给举的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    叶然一看有效果,又赶紧继续举例,“求职如此,考公一样如此。如果是在学生会担任干部,在面试环节都是巨大加分项,基本稳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有这些经历,就代表这名学生在大学四年里,一直在锻炼组织能力和领导能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算不求职,学生会干部想读研,也是一句话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有父母不盼望着子女有出息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叶然又是东大毕业,毕业后短短几个月就取得巨大事业成就的年轻俊杰。

        叶然的话,章童雨妈妈当然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    章童雨这会儿也放下先前的警惕,悄悄竖着耳朵在听叶然说的这些大学经验。

        高中生对大学都是怀揣幻想和憧憬,在学校时,老师就经常和她们说,大学就是社会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里有来自五湖四海的同学,那里是远离家乡的陌生环境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大学里,成绩固然重要,但相比成绩,如何融入大学这个社会中,才更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位大哥说的这些听起来好有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章童雨对这些一窍不通啊,她性子还腼腆。

        别说去大学学生会当干部,就是在高中时,老师让她担任个小科课代表,她都做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……那当学生会干部,是不是很难。”章童雨的妈妈相当了解自家女儿,童雨就是个面团性子,跟人说话都不敢大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叶然没有任何迟疑的表情,热情到就像章童雨的真堂哥真表哥,“阿姨,我们双科工业在吴州市还算有些名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双科工业也和吴州的几所高校有科研技术合作项目,其中就包含吴州大学,和学校那边打声招呼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事就交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俗话说无功不受禄。

        章童雨的妈妈这会儿也有些回过味来,这小子这么热情,多半是瞧见自家闺女长的漂亮水灵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叶然这幅大大方方自来熟性子,加上又是名牌大学毕业生,着实让章童雨的妈妈找不到讨厌的点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为了女儿以后就业着想,章童雨的妈妈迟疑片刻后,就探寻着对女儿说:“那童雨,你要不要先加一下你叶然哥的微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后在大学遇到问题,也可以请教一下你叶然哥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然心说阿姨你真是我知音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看旁边的章童雨正在闷头吃饭不好意思说话,叶然赶紧先把手机打开伸上前,“童雨妹妹你扫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童雨,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章童雨拿着的是那种款式非常过时地智能机,她打开微信时屏幕还卡顿了几秒。

        扫完章童雨的微信,叶然又主动把手机递向了章童雨的妈妈,说阿姨我们也加一个微信,以后房子的水电要出问题,你直接微信告诉我就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叶然手机都杵到面前了,章童雨的妈妈怎么好拒绝?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手机和章童雨的差不多,都是打开微信要卡几秒的老旧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微信入手,叶然笑呵呵跳过刚才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叶然还注意到一个细节。

        吃饭时,章童雨妈妈的筷子碰都没碰过那份麻辣鸭,章童雨也只是象征性的吃了几块。

        注意到这个细节,叶然故意几口扒完米饭,然后打了个饱嗝说已经吃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章童雨的妈妈还想帮叶然再添一点,叶然连说不用,自己真饱了,还说阿姨做饭真好吃。

        把章童雨买的那瓶可乐喝完,叶然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家,叶然躺在卧室里乐呵呵笑个没完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巧啊!

        章童雨竟然考上了吴州大学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对,不是巧。

        叶然认为这是缘分,妙不可言的缘分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叶这人也真是,老房子里租客遇到问题,也不早点跟自己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为这个家庭的一份子,未来老房子继承人,自己去修个水电这不是分内之事?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叶然打开微信看了看章童雨的朋友圈。

        朋友圈是一个月可见,看不见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章童雨看起来性格很腼腆呐~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不要紧,面对异性,叶然天生就是自来熟。

        性格腼腆,那我就先找阿姨聊聊天嘛。

        章童雨妈妈的微信就是自己名字,叫管巧云。

        叶然随手给她发了信息,说对了阿姨,你最好去买点老鼠药丢床底下,因为中午修电线时候,发现线路可能是被老鼠咬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章童雨的妈妈管巧云发来几条感谢的语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叶然也跟着发语音聊了几句,然后把话题扯到吴州那边,说自己明天就返回吴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吴州一来一回,要挺久吧?”管巧云可能不太会拼音打字,一直用语音回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近,吴州在南,我们县在北。一来一回即使开车也要四个多小时,坐大巴就更久了,接近六小时才能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长辈们聊天,难免都会聊到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管巧云和叶然聊这些,自然是关心自家闺女上大学的路途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淮平县两年前通的高铁,高铁站只有动车组和高铁组,没有绿皮车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大巴是最便宜的交通工具,管巧云年轻时候也外出打工过,知道长途大巴坐久了的感受,就有些心疼道:“那以后我得让童雨少往家里跑,这一来一回一天时间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时机未到,叶然没有顺杆子说自己可以回淮平县时,顺带把章童雨也接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管巧云又问吴州那边天气如何,饮食习惯如何。

        管巧云没有别的目地,就是单纯想多了解一些吴州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以后自己女儿要在那里生活四年,甚至更久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吴州这个城市在整个江南省里来看,还是比较宜居的,除了吃甜有点凶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这些年受外界饮食风气冲击,在吴州不想吃甜,也有一大堆适合的饮食口味可以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管巧云主动聊起自家女儿,那叶然目地达到,自然而然就展开了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叶然先是以一个大学毕业生的身份,告诉管巧云,上大学需要准备哪些用品,学校里又提供哪些用品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还有大学新生报道时,都要走哪些流程。

        叶然故意把新生报道流程,用较为复杂方式说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末了叶然还说等阿姨陪着章童雨来大学报道时,正好可以一个人在宿舍收拾整理床铺,另一个人去忙入学手续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呢?

        大学新生报道流程没那么复杂,并且叶然敢保证,只要章童雨在踏入校门的那一刻,最少会有十名热心学长围过来,帮章童雨解决任何入学报道的流程。

        章童雨只需要在宿舍里收拾床铺就行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管巧云哪里懂这些?

        另外其实管巧云是没办法陪自己女儿,一起去学校报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多一个人,一来一回就要三百多的车票钱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有些家庭来说,三百多块已经不是小数目。

        管巧云每天还要去服装厂做工赚钱,章童雨还有个马上开学就念高三的弟弟。

        章童雨去大学报道时,也是她弟弟高三开学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管巧云只能选择在家上班赚钱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管巧云没有把章童雨一个人去大学报道的消息告诉叶然,只是岔开了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叶然也不会毛遂自荐,说等章童雨开学那天,自己去帮忙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若是这样说,那显得目地太明显,可能会起反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又继续聊了几句关于吴州的风土人情,管巧云主动结束聊天,说自己要收拾收拾去服装厂上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并再次对叶然修电,和即将帮章童雨找关系打招呼进学生会的事情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    叶然跟着客气几句,结束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叶然依旧躺在卧室里,心中狂呼缘分、缘分,还是缘分!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从刚才和阿姨聊天中,叶然已经得知章童雨要去哪个校区报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吴州大学在吴州有四个校区,偏偏章童雨要去独墅湖校区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独墅湖在哪?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金鸟湖下边啊,距离叶然住的小区不到四公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缘分,那叶然想问,什么才他么叫缘分?

        另外从刚才聊天中,叶然能判断出管巧云是没办法送章童雨去大学报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回想起中午见到章童雨的那一刻,和她那窈窕到有些瘦弱的身形,叶然就莫名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 吴州这段时间热到爆炸,她一个女孩子拎着大包小包,还要顶着烈****里来回奔波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该多么辛苦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性格还有些腼腆,那些表面好心过来帮忙的学长,也一定会让她不知所措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说这种非常能拉进关系距离的事情,叶然也不愿意让那些坏学长们抢先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身为老房子的未来主人,叶然觉得自己有义务和责任照顾自己家的租客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叶然知道,如果自己主动提出去帮忙,阿姨多半会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午叶然提出要找关系让章童雨进学生会,阿姨就已经欠了好大人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关乎到女儿未来工作前途,阿姨实在拒绝不了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只能另想别的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叶然也不考虑去走章童雨的路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搞定阿姨就行,章童雨那腼腆性子还能拒绝得了?

        叶然想半天,终于想到个好主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