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秋文学 - 科幻小说 - 暖春入帐在线阅读 - 第310章 他无法忍耐!

第310章 他无法忍耐!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这皇后新丧,还有头七未过,您不能出城吧?”商子昂硬着头皮劝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要把两个妹妹接回来才行。”封宴盯了他一眼,沉声道:“怎么,你不敢去?还是两个妹妹并未去老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商子昂此时真想几刀子戳死祈容临,他到底是怎么办的事?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明鉴,其实是两个妹妹……她们不愿意呆在臣这里,她们、她们跟着常之澜走了,说是去游历天下。”商子昂心一横,开始胡编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常之澜走了有些日子了,他一向爱去僻静之地,封宴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他。他可以趁机去找祈容临,让祈容临想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常之澜。”封宴抬起脚,在商子昂肩上踢了踢:“想清楚再回话,是不是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商子昂赶紧点头。他就想早点把封宴哄走,他实在不敢再和现在的封宴对视。失去顾倾颜,他的每一记眼神都能杀人,商子昂和他对视一眼,便觉得丢了十条命,实在撑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封宴盯着商子昂看了一会,淡淡地说道:“那就传朕旨意,常之澜拐走皇后的妹妹,只要发现此人,格杀勿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商子昂惊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有话说?还是你欺君?”封宴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商子昂一个字也不敢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睁睁看着封宴离开,他一下子弹跳起来,慌张地说道:“赶紧把人手全派出去,找祈容临,找常之澜!务必在陛下找到他们之前,通知他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万一封宴发现顾倾颜和常之澜在一起,依他现在的无情程度来看,说不定连顾倾颜也一起要死在他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狗日的祈容临,真是害死爷爷了。你们几个,赶紧收拾东西,带着小少爷躲去庄子里,记着,每天派人去庄子外面盯着,只要发现官家的人,赶紧带小少爷躲去山里。”商子昂慌里慌张地往回跑,一路上不停地安排府里各人的去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商府门外。

        封宴扭头看了一眼,冷声道:“传朕旨意,封了商府,一个人也不许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那……那……”刘公公也慌了。难道陛下已经想起了顾倾颜,把他们都当成了害死顾倾颜的同谋?

        封宴冷冷扫了刘公公一眼,抓住缰绳,利落地跨上马背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刚刚坐正,额头便胀疼了起来,仿佛有无数只手在脑子里撕扯着,额角的青筋都在急跳。他身子往前俯了俯,手掌用力挽住了缰绳,这才勉强支撑住身体,没从马背上滑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回宫吧。”刘公公赶紧过来,一手扶住他,一手牵住了马,担忧地说道:“您也是大病初愈,得好生歇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朕总觉得哪里不对。”封宴闭上眼睛,低声道:“朕不应该想不起皇后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您是因为忧伤过度,生病了,待恢复了健康,自然就想起来了。”刘公公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封宴缓缓睁开眼睛,手掌覆在了心口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心跳很平缓,他知道自己是什么人,若不喜欢,怎么可能立她为后,甚至空悬后宫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若喜欢,他为何一点悸动都没有?

        甚至她病逝,他也感觉不到悲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您坐好,老奴替您牵马。”刘公公小步跑到马儿前面,牵起了马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封宴又回头看了一眼商家紧闭的大门,低声道:“商子昂这么精明的一个人,撒谎撒得毫无逻辑,你让朕如何相信,你们没有事瞒着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其实是皇后去得太痛苦了,我们不敢告诉陛下。陛下确实是忧伤过度,祈大人不过是给陛下喝了些平心静气的药,过了这阵子,陛下一定能想起来的。”刘公公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他的脸色,低声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才去世不过半月,我怎么可能想不起来?皇后,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老奴不敢评价皇后,而且老奴与皇后不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东西,你需要和皇后很熟吗?你平常没长眼睛,看不见?”封宴抬起马鞭子,朝着刘公公背上轻轻挥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恕罪,老奴实在不敢说皇后,陛下饶了老奴吧。”刘公公缩着脖子讨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忌讳,她很不好?可是朕选的人,怎么可能不好?罢了,懒得问你。”封宴皱皱眉,看向了前方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何时飘起了细雪,纷纷扬扬,随风飘舞。

        封宴看着雪,脑子里又开始混乱。顾倾颜的脸很模糊,再多想一下,他就开始头疼焦躁,无法忍耐!

        “把祈容临召回来。”封宴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他去给您找药去了,一时半会儿的,回不来。”刘公公心中一惊,封宴这是要追查到底了!祈容临的金针术,怎么就没起作用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是给朕找药,还是干了见不得人的事,跑了?”封宴冷笑:“他不回来,就把药王山铲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破庙里,兔肉烤得滋滋冒着香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篝火很旺,旁边铺着干草,草上垫着被子,三妹妹躺在上面,眼巴巴地看着兔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兔子这么可爱,肥嘟嘟的,一定很美味。”她舔舔着嘴唇,小声说道:“等下我就吃一口,一口就行,只要给我一只兔子腿我就能吃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胃还不能吃油腻的东西,乖。”顾倾颜站在佛像前,仰头看着佛像,轻声说道:“你看看菩萨,他在笑你是个小馋猫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菩萨也不能不让我吃饱吧。”三妹妹拱起小手,朝着菩萨拜拜:“菩萨保佑,让我吃饱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颜儿,过来吧,可以吃了。”常之澜切下一块兔肉,拿小碗装好,看着顾倾颜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倾颜看着佛像,久久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哥,我突然想到一个办法,既然能用心蛊治我,那为何不直接种在我身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不行,你的心脏会被啃光的。你想变成活死人吗?若此法可行,祈容临早就用了!又何必阻拦封宴,让你一个人死在宫外!”常之澜的声音陡然拔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富贵险中求!月殒和心蛊,谁赢谁输,到了最后一刻才知道。”顾倾颜咬了一口兔肉,轻声道:“我已经没有退路了,何不一试?”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