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秋文学 - 都市言情 - 淘汰当天,我和天后结婚了在线阅读 - 第7章 楚清秋想放纵

第7章 楚清秋想放纵

        晚八点,夜幕降临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兴盛律师的水平还是很高的,没用多久,就帮两人的婚前财产做好了公证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直到最后,他的疑问还是没有得到解答:楚清秋到底是图周子午的啥?

        两位当事人当然不可能向他解释真正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律师事务所出来,楚清秋看了眼时间,向周子午发出了邀约:“挺晚的了,我请你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正说着,街角吹来一阵风,撩动了她的裙角。

        轻薄的黑色纱裙,因为这阵风紧贴在身上,显露出她纤细但不失圆润的美好曲线。

        乌黑的齐腰长发随风轻舞,周子午正好站在下风处,一缕带着淡淡兰花香的秀发,便飞到了他脸上,弯曲的发梢,弄得他脸上痒痒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,谢谢楚老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子午发出反抗声的肚子,让他免疫了这波精神攻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答应的相当痛快,生怕她下一秒不同意了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楚清秋将乱发撩到耳后,笑道:“你倒是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子午道:“囊中羞涩,能省点是点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并不介意自揭其短,毕竟刚做完财产公证,现在的两人,比世界上的任何人都要清楚彼此的长短和深浅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她包里那一沓花花绿绿的各种产权证,他想装阔也没那个底气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楚清秋很喜欢他的诚实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的晚餐是在一家光看环境,就很贵的餐厅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这家餐厅的私密性相当好,没有大厅,全是包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进门,就有侍者引着你去预定好的包厢,从进门到出门,周子午甚至一个其他客人都没看见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私密性强这点,也是楚清秋选择这里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她的名气,如果被拍到了和一名年轻男性共进晚餐,都不用第二天,当天晚上就得上头条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,对她的计划是没有好处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杜青之所以能够容忍她,就是因为知道两人的关系是假的,且仅局限于内部知道,一切都还在可控范围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旦传开,那杜青估计要不择手段地棒打“鸳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不是“鸳鸯”,因为周子午全责,楚清秋是青梦的聚宝盆,怎么可能有错,就算有错,又怎么舍得打呢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楚清秋之所以要用最快的速度领证官宣,就是要趁杜青以为她要出对三的时候,直接甩出王炸,把事做绝,定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晒出两人的结婚证,有广大网友见证,那这事就是板上钉钉,谁来也拆不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到家了,谢谢楚老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子午从驾驶位下来,“砰”的一声关上车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楚清秋从副驾挪到主架,降下车窗,小脸微仰,又嘱咐道:“明天早上我来找你,记得把证件准备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子午点头,然后又关心道:“真不用我送你回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清秋笑着拒绝,语气颇具自信,“放心,这条路我现在闭着眼都能开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晚上十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君悦酒店门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楚清秋把车钥匙交给门童后,哼着歌往酒店里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,她有了巨大的进步,半个小时的车程,在没堵车的情况下,她开着导航竟然一个小时就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比起昨天,整整缩短一半!

        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说明她楚清秋简直就是活地图啊!

        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刚走进大厅,李琪眼泪汪汪的迎了上来,拉着她的手,道:“楚姐,我差点又要报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今天楚清秋没有通告,她早上就晚起了十分钟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她去楚清秋房间的时候,却发现被窝都凉了。人又被她给弄丢了,而且一丢就是一天。

        楚清秋一脸抱歉道:“对不起啊,我早上忘了叫你,又让你担惊受怕了,我今天只是回了趟青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琪擦擦眼泪,道:“楚姐,是我的错,下次我一定不赖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她又看着楚清秋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,直接说。”楚清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琪吞吞吐吐,半天才将事情讲清:“楚姐,就在今天上午,郭叙老师在微博上发表了长文,炮轰金脸谱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说这个奖项已经沦为一些人刷奖的工具,建议取消。文章一发,引发大量点赞转发,并且在下午登上了热搜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琪说的郭旭,是夏国影视圈内一名颇有分量的大前辈,演技无敌,获奖无数,名头连起来能吓“死”一般的小明星。

        因其性格火爆,面对镜头百无禁忌,什么话都敢说,被网友取了个外号叫“郭大炮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楚清秋面无表情,问道:“所以,我就是他口中的‘一些人’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怪她对号入座,因为金脸谱奖的新晋视后,就是她楚清秋本秋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琪连忙摇头,“他没有提你的名字,只是评论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楚清秋摇摇头,微笑道:“既然他没有提我的名字,那就与我无关,走啦,上楼睡觉,我快困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她还像模似样的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滴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黑暗中,楚清秋熄灭屏幕,放下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下的大床柔软舒适,很适合睡觉,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空调似乎开太低了,她有点冷。

        重新拿起手机,打开手电筒,找到空调遥控器。

        【28c】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个会让人冷的温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,夏天比空调更让人发寒的,是人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烦躁地将如瀑般的头发揉得一团糟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有些懊恼,自己没事去看那糟老头的微博干嘛,给自己找不痛快吗?

        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我也不打算陪你们玩了,我消失还不行吗?

        爱谁谁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把被子往头上一蒙,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清晨。

        朝阳赶走大地上最后一处黑暗,新的一天开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子午拿着证件,来到小区门口,这里已经有辆熟悉的黑车在等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上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边系安全带,边观察着身边的楚清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今天又换了套新衣服,很简单的白色t恤,搭配牛仔热裤,失去了布料遮掩,的一双白得晃眼的长腿就那样摆在那里,明明没穿丝袜,却依旧有着莹润的光泽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直披散在肩头的长发,今天也用红绳绑了起来,高马尾让她少了沉静,多了些青春的活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汽车久久未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子午还以为她不认识民政局的路,正要开口说自己来开,她却突然说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吃早饭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吃了。”虽然奇怪她为什么这么问,但他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道:“楼下买的豆浆油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清秋偷偷咽了咽口水,“好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子午愕然,几秒后才说道:“好吃,豆浆香香甜甜的,油条脆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楚清秋哦了一声,又没了声响,只是看着前方某处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行为实在怪异,周子午便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远处,一个早餐小摊生意火爆。

        摊主夫妻俩一个忙着给人打粥,一个忙着给人切油饼,装油条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对普通的夫妻,一个普通的早餐摊,却是许多打工人和老头老太太们一天的开始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子午看得亲切,因为在他卫江的家,老爸老妈估计也是差不多的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现在可不是感叹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试探着问道:“楚老师,你没吃早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清秋摇头,脑后的马尾也跟着晃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要不要我去给你买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。”楚清秋的视线终于从早餐摊移开,眼睛亮亮的,“我也要豆浆和油条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去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子午说完,麻利地下了车。

        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内的兰花香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油条的焦香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喝着甜甜的豆浆,吃着脆脆的油条,楚清秋一脸幸福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子午看得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大明星,这么好养活吗?一顿豆浆油条就打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楚老师,你早上怎么不吃了早餐再过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咽下嘴里的油条,又喝了口豆浆,楚清秋伸出舌尖,舔掉唇边残留的豆浆,油亮的红唇张合,道:“我很少吃早餐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子午不了解,她之所以在一顿豆浆油条表现得如此不堪,是因为她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早餐她不是很少吃,而是自打四年前成名后,就没有再吃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,还是与她的身份有关。

        粉丝们对她的喜爱,源于她的颜值和身材,她可以没有演技、没有作品,但是不能没有这两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观众们对于像她这样的女明星的身材管理,拥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今天以前,油条和豆浆这种油多糖多的食物,是她绝对的禁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,她想放纵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