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秋文学 - 武侠修真 - 我的修仙过于简单在线阅读 - 第一百四十章 惊天秘闻,前因后果

第一百四十章 惊天秘闻,前因后果

        我的修仙过于简单正文卷第一百四十章惊天秘闻,前因后果周游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王姓修士,眼神锐利,无尽剑气蓄势待发,只要王姓修士稍有异动,这些剑气就会落下,取了王姓修士的性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游早就已经察觉到了这王姓修士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不但身上有先魂的气息,而且还会九幽阴雷,几乎可以肯定此人身上是有先魂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么就是被先魂夺舍了,要么就是此人身上附有元婴期的先魂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此人的身材和皮肤,周游已经联想到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此人真的已经被先魂夺舍了,那么周游是不可能放此人离开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被先魂夺舍之人,均为正气盟修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被正气盟的令牌所控制。

        故而,周游不可能放过此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现在周游要做的就是验证此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此人不配合,那周游只有将其斩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姓修士看着周游,最后轻轻叹了口气,他的声音也恢复了周游熟悉的模样,他将面具缓缓取下,一张平平无奇但满脸坚毅的脸出现在周游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皮肤黝黑,眼神中充满着坚毅之情,整个人站在人群中的话会泯然于众人,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的脸,周游却非常熟悉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铁柱!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此人就是失踪十年的王铁柱!

        当年周游第一次去太白书院听讲道的时候,遇上的那个皮肤黝黑、只有下品灵根的少年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铁柱虽然只有下品灵根,可在太白书院的考核中,不管是意志考核还是道心考核,都是那一批弟子当中的第一名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十年时间过去,他脸上蜕去了少年稚气,多了一份沧桑和内敛,比以前更加稳重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其修为已经达到了筑基后期!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王铁柱不过是下品灵根罢了,十年时间竟然从练气二层修炼到筑基后期,可以说是极为恐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只有阴神宗那些人,能做到这一点吧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这张脸之后,再从王铁柱的眼神中,周游对他的身份有了判断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铁柱应该是没有被夺舍,而是被某种强大存在占据了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导致出现一体双魂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你应该是周师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铁柱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盯着周游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游没回他的话,而是扫了一眼四周,淡淡的说道:“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,想要活命就跟着我,否则我的剑可不会有那么多废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周游化作一道长虹离开了此地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铁柱也没有犹豫,迅速跟上周游,两人远离了战场。

        三百里以外的某个山谷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游降落下来,王铁柱也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    落地后,周游看着王铁柱,淡淡的说道:“请你身上的先魂现身吧,我必须要确定你是不是被夺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铁柱沉默片刻点点头,然后道:“左丘,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铁柱的话说了一段时间,他身上冒出一道红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红色光芒迅速凝聚成一道冷峻的影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个长相极为俊美的男子,看起来大约三十岁,双手环胸,目光冷漠,注视着周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介绍一下,左丘,阴神宗宗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铁柱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游愣了一下,有些诧异的看着那红色身影,没想到这俊美男子竟然是阴神宗宗主。

        难怪他的先魂是红色的,而其他人的先魂则是蓝色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游想了想后,便琢磨道:“若我猜测不错,这位阴神宗宗主欺瞒了所有临安府之人,假扮成寻常先魂,躲在一个阴神雕像里面,以强大手段骗过牧季寒等人,以为他夺舍了伱,实际上只是附体而已,借用你的手,逃出了临安府的控制,可对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铁柱闻言脸色一变,惊骇的看着周游:“你、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游没有说话,而是看着那一直没有说话的左丘。

        左丘狭长的双目盯着周游,双目微微一眯,他点点头:“你很聪明,本尊确实是如此骗过临安府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游摸了摸下巴,问道:“左丘前辈,我敬你是前辈,不会为难你们,但晚辈有几个疑问,想请教前辈,还请前辈解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顿了顿,周游又补充道:“晚辈既然知道你是阴神宗的先魂,还敢让你现身,自然是有绝对的把握对付你们的夺舍之术,故而不用想着夺舍晚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周游的话,左丘大有深意的看了周游一眼,然后道:“你且问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而王铁柱则是有些诧异的看了左丘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游毫不犹豫的问出了自己的第一个问题:“临安侯的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左丘淡淡的说道:“推翻大启皇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游摇摇头:“我换个问题,正气盟的目的是什么,为什么一定要打开太白剑仙的传承之地,那传承之地中……封印着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左丘眉头一挑,再次深深的看了周游一眼,这才说道:“你可知刚才那人为何会变成妖魔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游听了这话,不由愣了一下,回想起刚才金林光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无法在金林光身上施展搜魂术,故而也不知道此人到底是怎么成为妖魔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现在左丘这么一说,周游便联想到了太白剑仙的传承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游问道:“莫非,与太白剑仙的传承之地有关?”

        左丘点点头:“太白剑仙传承之地有两大深意,第一就是太白剑仙的传承,第二则是如你猜测的那样,是一个巨大的封魔之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何为封魔之地?其内有古魔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游眉头皱起,内心逐渐明晰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左丘说道:“并非其内有古魔,而是其内封印着可以让人和妖成为妖魔之物,一旦打开那传承之地,任何人进入之后,都有可能会成为妖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游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联想到了一切,低声说道:“莫非正气盟的目的就是得到太白剑仙的传承,然后打开落水关,将关外所有妖兽全部引入传承之地,将那些妖兽化为妖魔?”

        左丘颇为赞赏的看了周游一眼:“你很聪明,能联想到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游没有理会左右的赞赏,反而是疑惑的说道:“那金林光怎么变成的妖魔,莫非他进入过传承之地?”

        左丘摇头道:“封魔之地尚未打开,他又怎么可能进去,想必是另有原因吧,或许与正气盟有一定的关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身为阴神宗的宗主也不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游不信的看着左丘。

        左丘嗤笑一声:“按你说的,我是阴神宗的宗主,我就应该知晓天下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游没理会他,而是继续问道:“还有一事,为何我等修士,要尽快修炼到结丹期?”

        左丘闻言一愣,随后盯着周游,过了许久未曾说话,随后看到周游有些不耐烦,方才说道:“你怎么知道临城修士要尽快修炼到结丹期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游道:“偶然所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自然也不可能告诉左丘,他们阴神宗的笑滢在自己手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左丘耸了耸肩也被追问,刚才不过是他随口一说罢了,随后左丘说道:“此事很简单,第一,进入太白剑仙的传承之地必须要结丹期,否则进入之后必定受魔气影响,变成妖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第二,若传承之地内的封魔处被打开,魔气会逐渐蔓延,除非离开临城,否则的话这临城迟早会变为魔界,感染魔气的生灵若未到结丹,都有可能成为妖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左丘的话,周游也算是明白了当初笑滢和白池鱼的师父都说要尽快达到结丹期,没想到在打开传承之地后,竟然影响如此之大。

        会有魔气渗透出来,修为不到结丹之人,都有可能变为妖魔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岂不是说……整个临城的凡人,都有可能被异化成妖魔了?

        王铁柱这时候开口道:“左丘,你、你的意思是说,若那些魔气逸散出来,整个临城的凡人,都会变成妖魔?”

        显然,这些事情左丘之前都没有跟王铁柱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若说了,必定会影响到王铁柱的道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左丘看了王铁柱一眼:“那倒不至于,这魔气只会影响结丹以下的修士,对凡人没有影响,否则千年前那处魔地在被太白剑仙封印之前,这临城也早已民不聊生,到现在也应该是一片荒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游闻言,不由恍然。

        阴神宗也是千年前的宗门,这左丘应该是没有必要骗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铁柱听罢松了口气,不过他还是说道:“不行!这等大事一定要传出去,否则的话,一旦传承之地打开,整个临城那么多修士,将会全部毁在正气盟手里!”

        而左丘却冷笑一声:“就凭你,如何阻止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铁柱说道:“将此事告知太白书院,太白书院的人自然会昭告天下,阻止正气盟的所作所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左丘淡淡道:“你以为,太白书院的人不知道此事吗?你以为,他们没有在阻止吗?若他们没有阻止的话,早在得到太白剑骨的时候,就已经打开传承之地了,何须等到现在正气盟攻上苍山?”

        确实,左丘此话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太白书院的人肯定是知道这些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才会竭力阻拦正气盟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,他们的实力远远不如正气盟,根本无法阻止正气盟,现在能做的,只是保全太白剑骨,让正气盟无法打开传承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铁柱呼吸一滞,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,随后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赶紧说道:“就算无法阻止正气盟,也可以提前通知其他修士,让其他修士离开临城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左丘目光清淡:“你以为你说的话,别人会信吗?如今这种情况,你说出去,说不定还有很多散修觉得你是要跟他们抢太白剑仙的传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铁柱毫不犹豫的说道:“那太白书院说的话肯定会有人相信啊,他们可以昭告天下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左丘冷笑一声:“修仙本就是逆天改命,与天争命,究竟是否被魔气所染,那是他们的命,与你何干?若在乎这些危险,何苦走上修仙之路,做一个凡人岂不更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顿了顿,左丘冷冷的说道:“你若怀有此等慈悲之心,本尊劝你尽早放弃修仙之路,去凡间逍遥富贵,岂不更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铁柱被怼得哑口无言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游看在眼中,却不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很赞同左丘说的那些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修仙本就是与天争命,人在修仙界,能保护好自己就不错了,哪还有多余的精力去在乎旁人的死活?

        左丘那句话说得很好,说不定你救了的人,转过头来就对你下杀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好心好意去劝诫他们离开临城,绝对有不少散修觉得你是想要跟他们争夺太白剑仙的传承,故意诓骗他们离开临城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,就是人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连太白书院知道这种事情都不愿意昭告天下,让临城修士明白事情始末,那他们这些小修士更加没有必要去多管闲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游想了想,又问道:“若正气盟一直拿不到太白剑骨和玉鼎真人的藏宝图,那不就安全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铁柱听到这话,也是眼睛一亮:“是啊,如今太白剑骨在书院内,而藏宝图又下落不明,那正气盟就算有此想法,也做不到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左丘却不屑的看着周游和王铁柱:“你们也太天真了,正气盟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?第一,太白剑骨只是在拥有之后,能最大程度的获得太白剑仙的传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第二,玉鼎真人的藏宝之地并非藏的钥匙,而是一样宝物,可以免受魔气侵害的宝物,甚至可以控制妖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这话,周游双目微微一闪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正气盟是在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游说道:“那意思也就是说,打开太白剑仙的传承之地,根本就不需要什么钥匙?”

        左丘没再说话,只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需要什么条件才能打开传承之地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铁柱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左丘摇头道:“此事我也不知,估计也就这几年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游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,知道正气盟想要做什么,故而自己也没必要在此地待着,于是朝着左丘拱了拱手:“多谢前辈解惑,在下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周游转身就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王铁柱却忽然喊道:“是到底是不是周师兄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游没有回话,更没有摘下面具,只是顿了顿,然后迅速升空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铁柱一咬牙,追上周游,赶紧说道:“周师兄,你我师出同门,现在又同时得知正气盟的阴谋诡计,我觉得我们应该结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游瞥了一眼王铁柱,缓缓摇头:“你认错人了,我并非你说的周师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铁柱不依不饶:“师兄,我知道你有苦衷,但你要相信,我绝不会害你,也不会出卖你,当初传音给你,属实是遇上了危险,我能想到的人只有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游没有说话,继续往前飞行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铁柱眼见周游速度越来越快,自己快追不上他了,于是拿出一枚玉简丢给周游,咬牙道:“周师兄,这是我的传音玉简,其上也有我的洞府地址,你可以随时来找我,我若有什么新消息,也会第一时间通知于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传音玉简化作一道长虹,迅速追上周游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游稍一犹豫,还是反手抓住了传音玉简,神识一扫后没发现什么端倪,这才化作一道长虹迅速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游当然也知道,王铁柱不可能出卖自己,也不可能将近日来发生的事情传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铁柱自己本身也必定是正气盟要寻找自然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阴神宗宗主左丘的先魂就在王铁柱身上,左丘必定是临安府要找到的先魂,故而王铁柱自己行事也得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周游离去之后,王铁柱御空而行,往自己的洞府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要是周师兄愿意与我联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铁柱叹息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左丘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此人深不可测,你与他联手,未必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铁柱皱眉道:“可是周师兄总不至于害我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左丘冷笑一声:“知人不知面不知心,你最好还是安安心心修炼,将修为提升到结丹之后,远遁离开,不要卷入正气盟和太白书院的纷争当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铁柱无奈叹息一声:“那好吧,回去之后便开始收集增加结丹几率的天材地宝,争取早日结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在衡水坊市某个低级洞府内。

        盘腿而坐的柳红泥睁开双目,面露疑惑之色:“他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柳红泥的脑海中全是周游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周游的身份,她是越发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是想要调查周游的,可是仔细一想,还是放弃了,她只想结交周游,可不想交恶,更加不想招惹到周游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柳红泥来说,周游太恐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可惜金林光的所有东西全部被他拿走了,若那样东西能拿到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柳红泥叹息一声,倒也没有再多想,起身离开了洞府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周游在甩开王铁柱之后,便唤出金羽雕,让金羽雕带着他远遁此地,往洞府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金羽雕速度极快,几个时辰的时间就来到了洞府外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游回到洞府之后,开始整理起这次外出的所获所得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次前往衡水坊市,一路倒也有惊无险,而且还得到了非常多的有用消息,其中就包括正气盟的真正目的。